追蹤
♥ 尼 古 丁 的 翅 膀 ♥
關於部落格
☆ 我 是 驕 傲 的 公 主 !盡 情 的 取 悅 我 吧 ! ☆
  • 367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惡 女 花 魁


幼年的清葉,
有著倔強不服輸的脾氣。
孤獨、自傲。
在花街裡看到第一任花魁遊街的時候,
還是免不了震懾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在她在粧妃(第一任花魁)身邊見習的時候,
粧妃對她...算是又愛又妒。
因為清葉天生就是個美人胚子。
而且...其實清葉原本就不屑這個地方。
那種凜然與倔強,
是沒有人可以比得過她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在粧妃被贖身之後,
她給了清葉一枝簪。
說了一句令人深思的話:
"妳得到的越多...別人就會越嫉妒妳
就跟花魁的身份一樣
不過...天生討人厭的妳
似乎很適合這個角色......"

一句話...道盡了花魁所承受的。
不只是眾人讚嘆的美豔,
更是別人指指點點流言蜚語的焦距。

她也告訴清葉:
金魚就是要養在水瓶裡,才可以永恆美麗
如同在花街的女人般,不自由…但永遠妖豔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清葉第一次去服侍的客人,
是一位從年輕就會一直到玉菊屋灑錢的官人。












教導了清葉很多事。
他是標得清葉初夜的人,
也讓清葉在第一次接客。
也是清葉的熟客之一。
最後...他也老死在清葉的腿上。
老伯最後的那一句:
「不會盛開的櫻花怎麼可能存在呢?」

重新勾起日暮心底曾經對美好的渴望,
她那一陣無聲的掉淚,很是讓人動容。

稻荷的櫻花樹是吉原唯一的一棵櫻花樹,
它不僅代表了夢想,
某方面也象徵了日暮。
老伯那句「不會盛開的櫻花怎麼可能存在呢?」
闡明了櫻花樹之所以是櫻花樹,
正是它的本質。
而日暮雖然是身處日菊屋的一隻金魚,
可是正並不能抹滅她擁有追求美好夢想的本質,
不是嗎?












清葉的勁敵──高尾。
是一個依附男人無法跳脫的紅牌之一。
也是第二任花魁。
當她發覺清葉的魅力遠遠超過自己的時候,
她便開始耍些小手段,
打算毀了清葉的前程。
故意在她接待重要客人的時候,
引她跟情夫見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然而,
雖然她在粧妃身邊見習的時候。
總被教導.…自己不能真,
而是要拿取恩客的真。
在她愛上懦弱的情夫時,
她一度認為相信那些甜言蜜語沒什麼不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在她發現情夫的笑容底下,
其實只是個沒有擔當的笑面鬼。
她成長了…也變得不相信愛情。
日暮本來是一個大膽追求所愛、不甘心被現實環境擺佈的女人,
她三番兩次地從日菊屋逃走,
卻在感情上重重摔了一跤之後,
認清現實。
她在河邊強忍著眼淚,說出:
「到哪裡去都一樣,我算懂了,認命了。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因為付出真感情卻換來徹底心碎的傷痛,
使日暮學會保護自己。
即使她對清次有好感,
即使已經是在日菊屋的最後一晚,
她卻不再主動、有魄力地去擁抱愛情。

對她深情不已的武官--倉之助
在她當上花魁,
也從令人感到卑微的清葉,
變成萬眾矚目的日暮。
穿著華麗的遊街之後,
便被她的美她的真所震懾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因為高尾走不出依附男人的心態,
發現自己的恩客心思已經被清葉拉走之後。
便無法再用嫵媚的面具示人。
最終變得歇思底里,
甚至不慎死在恩客的畫刀之下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





松本蒼之助大人向花魁日暮表態願為她贖身的時候,
日暮說了一句:
「奴家無時無刻都想離開這裡,但是想靠自己的雙腳走出去。」
倉之助只因為日暮的一句:
"只要吉原花街下起櫻花雨...我就嫁"
便動用了財力,
把櫻花都移植到了吉原花街。
自八歲後再也沒看過櫻花雨的她,
感動得落下了眼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然而...
這樣體貼入微的對待
真的能打動日暮的心嗎?

接下來,松本大人在宴會上正式向眾人宣布要娶日暮為妻。
說真的,
這樣精心移來櫻花樹的作法,
日暮的心裡多多少少有點感動。
但不等於松本如此做就足以證實他深愛日暮。

他對日暮的喜歡,其實是種「迷戀」!
是那種沉醉在花魁專業的溫柔伎倆,
以及被日暮那股既妖媚又不羈的獨特氣質所吸引,
俗話說「愈是難以完全掌控的美麗女人,
男人愈是心癢地想征服與占有!」

真正心裡一直都有日暮的人,應該是清次吧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





話說人人在宴會上聽聞松本的宣言,
現場先是一陣感到驚疑的聲音,
幾秒鐘後大夥鼓掌。
表示祝福,接著開心地飲酒作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惟有清次他在人群中自顧自地喝著悶酒,
目光穿透過人群,遠遠地停留在日暮的身上。

當清次察覺日暮有了身孕,
為了日暮即將到來的幸福著想,
他勸日暮將孩子拿掉,
同時替日暮擔心吃藥拿掉孩子對身體會有不良的影響。
然而日暮豈肯為了一己之幸福而狠心扼殺親生骨肉?
她近乎大吼地對清次表明:
「與其殺掉自己的孩子,還不如和肚裡的孩子一起死掉算了!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想這句話對清次的心理造成了很深的震撼。
他清楚日暮強硬、說一不二的個性,
要逼她拿掉孩子是不可能的了。
若要作最壞的打算,自然想到「死」字上去。

當日暮流掉了孩子,
清次整夜在她身邊守候、安慰著她,
要她好好地睡上一覺。
清晨醒來,
當發現日暮不見了,
清次第一個直覺是稻荷的櫻花樹,
日暮果然在那裡。
看著日暮因失去孩子而崩潰地痛苦,
清次默默地擁抱著她......
看到這裏,
我也跟著哭了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清次種種溫柔體貼的作為,
流露出他對日暮的情感。
然而他卻不夠勇敢。
即使日暮待在日菊屋僅剩最後一晚,
即使只有他與日暮兩人面對面,
清次對他們之間所產生的微妙情愫卻仍欲言又止......

她知道當初粧妃給她簪子的用意。
是要她踩著別人的哀怨,
坐上花魁之位。
所以在眾人面前把簪子給了她。
可是當她把簪子傳給繁次的時候,
是在她們共同單獨的小房間。
而且她說...這個簪子好像不太適合繁次。
言下之意...似乎繁次的單純,
也不太適合花魁這個角色。
也似乎有那麼些捨不得或是心疼繁次的意味。

"從來沒有一棵櫻樹會放棄開花
就如同我...從來沒有忘記
總有一天...會離開這個地方......"

影片一開始 ,
就是一群豔麗亮眼的金魚游來游去,
正如同那些藝妓一般。
他們只能誇張地展現自己的外貌 ,
不然就一點價值都沒有了...
失去價值 也就沒人要 無法生存下去了...
當清葉還是個孩子的時候,
她被"育種"成完美的金魚。
雖受到重視,
物化出極大的金錢價值。
但這樣的環境,
給了她失去自然 毫無赤子心的人生... 她並不想要。

劇作人用金魚去呼應藝妓,
兩者在整齣戲裡都互相支持著,非常貼切。
對劇中人物而言,
這其實是一種悲哀…


有關更多花魁的介紹:
http://mediaobserve.blogspot.com/2007/07/blog-post_29.html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